[梅樹月特寫] 此中有真味─隱藏在野花叢中的真情密碼

右圖為藤花雙鳥。鄉原古統,1934,膠彩絹 127 cm × 42 ㎝。郭雪湖基金會藏

「別讓專心執筆的畫家挨餓!」

這是 1936 年春天,離開臺灣返回日本的鄉原古統,依然心繫臺灣畫壇,於當年秋季第 10 屆臺灣美術展覽會舉行之際,從日本寫了一篇長文越洋投書到臺灣報社,語重心長地向殖民政府建言的最末一句話。他籲請當局「永不放棄對美術界的良好支持與獎勵」,並期望在不久的將來,能夠在臺灣「建設美術館」。文中還提及,自己雖遠在日本內地,但仍「常常懷想起遙遠的臺灣畫友的事跡…」。

1917 年 5 月,鄉原古統帶著一紙臺灣總督府任命狀,隻身踏上殖民地臺灣的土地;他以美術老師的身份,透過畫展與畫會等活動,逐步躍上臺灣畫壇,並進而參與「臺展」的成立與推動,為臺灣近代美術史,寫下了重要的一頁。

在臺灣居住長達 19 年的鄉原古統,不僅把他人生最精華的歲月,奉獻於臺灣畫界,也在此地娶妻生子,擁有了自己的家。當他在 1936 年 3 月受年邁養父及養叔父召喚返回日本之際,想必仍對臺灣的一切懷抱著深刻的情感與難以磨滅的記憶吧!

左圖為野花亂開。鄉原古統,1950,膠彩紙 139 cm × 35 ㎝。郭雪湖基金會藏

2019 梅樹月,郭雪湖基金會遠從美國帶回了兩幅過去未曾公開的鄉原古統膠彩畫,於李梅樹紀念館參與梅樹月的展覽。這兩件作品,是與郭雪湖有著如父如子般師生情誼的鄉原古統,送給郭雪湖的親筆畫作;一為 1934 年鄉原古統在他臺北的畫室所繪的〈藤花雙鳥〉;另一件則是戰後1950 年鄉原古統特地自日本繪贈寄給睽違已十餘年的郭雪湖夫妻的作品〈野花亂開〉。

其中,〈野花亂開〉這幅色彩豐麗的膠彩畫,畫面中可見到顏色繽紛的各式花草,像是在爭奇鬥艷般綻放花容,十分熱鬧吸睛。鄉原古統以其拿手的「細密描寫、鮮豔用色」筆法,畫下住處近郊繁開的野花。相形於另一幅〈藤花雙鳥〉或是他出品於「臺展」時期的〈南薰綽約〉等花鳥畫,更加展現了一股氣韻生動的基調。

鄉原古統也在畫中題款:「庚寅歲夏曉乘興走筆漫寫近郊亂開野花/以寄順風敬呈画友雪湖郭君竝阿琴女史博一粲」,並署名「東海散人/原古統」;此畫可謂標誌並見證著鄉原古統與郭雪湖兩人之間歷久彌堅的師徒情誼。

上圖為〈野花亂開〉鈐印:「此中有真味」

若是仔細瞧瞧〈野花亂開〉這幅畫,不難發現在花草叢中,尚有兩隻小昆蟲隱身其中,讓整個畫面更添盎然生機。不過,最引人矚目的,當屬隱藏於畫作右下角、蓋在繁茂枝葉中的一枚鈐印「此中有真味」。

這枚「此中有真味」用印,比起此畫左上方的另三枚「自樂」、「鄉」、「古統」鈐印,都要大上好幾倍。事實上,鄉原古統也曾在 1934 及 1935 年他離臺前夕參與的最後兩屆「臺展」分別出品的兩件「臺灣山海屏風」系列巨幅水墨作品〈木靈〉與〈內太魯閣〉,於此二幅巨作中的右下角落,也同樣留下了「此中有真味」的用印。

「此中有真味」,果真是耐人尋味!此句很可能是援引陶淵明〈飲酒〉詩中末句「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之意,鄉原古統在他所推出的描寫阿里山千年神木及太魯閣峽谷等高山境域的巨幅作品中,留下了「此中有真味」鈐印,頗有忘情於臺灣大自然山水的意涵。

台灣山海屏風-木靈。鄉原古統,1934,水墨紙 172 cm × 62 cm (x12)。臺北市立美術館藏。「此中有真味」鈐印在右下

而鄉原古統返回日本多年之後,在繪贈給郭雪湖夫妻的畫作中,再次留下了此極可能是同一枚的「此中有真味」用印;或許,居臺時期永誌於心的記憶與情懷,在古統作此畫之際,也再度湧現於心頭吧!

鄉原古統〈野花亂開〉隱藏於花叢中的小昆蟲


2019 梅樹月系列文稿原文連結

2019 梅樹月官網

2019 梅樹月手冊【線上版】